slswannnnn

【楼诚】楼诚三周年一个文单

今天也在努力地扫文推文呀:

庆祝楼诚三周年而整理的文单,给新入坑的朋友导盲以及给老朋友们温习


三周年快乐!


收录那些经典的楼诚文、楼诚作者(不含衍生),没事来走个心呀找回初心?


PS:不收录任何争议较大的、被撕过的楼诚文


按作者整理,放到文单上的只是作者的一部分文,更多请进入作者主页。答应我,一定要进入作者主页看看。


部分作者被封号,文章从外站引了链接








恋爱脑与乌托邦


《江河万里》


《绝望的浪漫主义》


《江北之墟》




mockmockmock


《别日何易》


《如此夜》


《As You Like It》




Lantheo


《当以歌》




汤圆圆软绵绵(贺兰)


《桃李春风》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受?




chloec


《许多年》




人间抽风客


《少年事》


《百年》


天行健





《殊途同归》




美人赠我糖葫芦(美人赠我蒙汗药)


《怜光满》


《宇宙中心爱情故事》


《心花》


天涯霜雪


何惜一行书


《故人长绝》


匆匆岁月多少年


芙蓉為裳


《故国三千里》




北歌南唱


《当时明月在》


《似是故人来》




清和润夏


《地平线下》




疏山问竹


《山河旧事》


江山涉水




特能苏


《悲观主义的浪漫》




蔚山沉没


《情人》


《零年》


孤独




柴临


《孤红》


隔山灯火


《严霜不杀》


《云开处》


方舟




云初


《十八相送》


《孔雀东南飞》




望春花


诗歌与芭蕾终将毁灭(共产主义毁了诗歌和芭蕾)


捉迷藏


受伤




一握灰


吞拆入腹




各种穿马路


《致俄尔普斯的十四行诗》


江月何年初照人




sssiy


《无题》


《应不识》


《皆非》




烟草一川


霜华


蝶恋花



不要吸(不要污)


梦魇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虫子


《世界以痛吻我》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大浪漫主义》




不羡归


“阿诚”


逻辑与糖




柳伯


《你好,梁同学》




我竟然这么帅


物质泛滥的今天,什么才能算真正的爱情?


错过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什么感觉?




继晷


《深宵冬·故国远》


《云间夏·少年行》


信如唔




旧事重提


《不朽》


初告白




autistic-RG


《夜巡》




mingliuju


《浪漫》




眉衡


《威风堂堂》


《戏文》




澄江一道扁舟子


《戏中戏中戏》


《总而言之》


半蝴蝶效应




简装书走肾版


《危险游戏》


《局中局》


《信息素》




der eisberg


《隆冬之城》


《鸣沙》




脑坑专用土


《杏林不种杏》


《雷雨欲出行》




中中级


檀木


桃树


柳枝


在月光里




蒜泥蛋黄酱


《重影计划》


《黄金劫》


《破局》




尚有婵


《杜鲁门主义》




汇丰银行231


霞光如栖


别来沧海事


旧事




谁道破愁须仗酒


《并辔》


我往矣


二十四节气篇


数字篇




青山有鹿


《明家七物》




虽然我动的少但是我吃的多啊


《红日》




夜鸦


养蛇


补瓷




锦小路


《三面夏娃》


《影帝日常》




Icarus


断章


有人从雨中来




笙歌慢


百年欢愉 Cien años de felicidad




梅酒梅


慈悲城




相顾以忘言


芦花深处


克氏外科学




荔欢


从前慢




Tante


《理想国》




兔子窝


《明家旧事》


《巴黎风雨》




彩可夫斯基


《一字无题处》




貂丁


一段相声


阿涛ckann


《长歌行》




小满


《我就是喜欢你同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


别日相逢




蔷薇的花园


电影系列之色戒


Mr&Mr Ming




倾海


餐桌上的流浪


养鹿




尘唐


明先生




聆泠_懒萌懒萌


《清茶与醇酒》


一根棉签


灵魂伴侣




Airy Day


《并著兰舟》


《似水流年》


《现世安稳》




谦金


《定南城》




惟扬Keane
《阿诚的十戒》


寒山一带伤心碧


《孤星》


《守卫者》




Aster


冬夜




迷鹿


《星空》


《金荷志》




雨柠


《三十年》


《方法论》




农家草莓铺


《心码》


永海




Maoer


《意志与梦想》




青卿


鸱吻与清水砼




RoxanneTse


《七百年后》


你的名字 我的姓氏


男孩像你




yanzhidao111


《江山风波恶》




Glitter Tears


《Promised Land》




假装不经意


江枫渔火对愁眠:楼诚在每一个夜晚(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爱情寓言:此情赋予东流兮(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箭在弦上:楼诚未被看见的爆发力(伪装者剧评,楼诚主)




发条包


情流感菌




毕业为重(晴晴)


食粮


光散落地方




夜绕千百回


《毒蛇与青瓷》




浪味仙侠


小冤家




你看我不到看我不到


阿司匹林




回回


明日




黄桃罐头


食味




便当当


演员的自我修养


Over the Rainbow




波妞Ponyo_w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谢荼


江山灯火




悟能师兄


枪火


没有火不会有烟




坂田氏推土机


花吐症


长野号








诶,恭喜我垂死挣扎成功,一晚上搞完了这个整理


好了我现在该去补作业然后补觉了


其实我漏掉了不少作者,然而我实在肝不动了,现在是凌晨5点实在太困了


有时间再补回来吧


其实本想每篇文章后面摘取几段放上来,但是碍于时间问题,没做到


所以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希望大家能在评论处评论一些自己喜欢的楼诚文中的选段,注明作者和出处


也算是一种形式的回忆初心了hhh

下决心分手了。
人生第一次吃安眠药,毫无作用。

再也不想一遍遍做前文链接了之【我的楼诚文目录】

隔山灯火:

【收回一切自印授权,所有文不允许任何自印行为】




正剧向:




【严霜不杀】(完)


     二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三十五    三十六    三十七    三十八    三十九    四十     四十一    外篇、风雪故人


   番外、冰花      番外、雨花      番外、稻花      番外、灯花


   番外、烟花


   肉汤番外:山云带雨行    野水开冰出


   回家之后的番外:五月五    九月九


  




云开处】(奇幻与隐喻,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番外、无声    后记




 【方舟】(完) 


                               八+尾声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关于方舟剧情的讨论和全线剧透




清风好】(短篇完)




大雨行】(给口罩老师如此夜的G文,短篇完) 【一个非正式的养伤小尾巴】(段子完)




万人行处】(短篇完)




重逢】(短篇完)




还是去年】【夏风多暖暖】(明家日常短篇系列,单篇完)




【 [台丽] [楼诚] 若有人知 】(假如曼丽、老师都未牺牲,短篇完)




四时歌】【一月】【过河】(一些小诗,单篇完)




花下】【花间】(奇幻与隐喻,单篇完)




金石其心】【芝兰其室】【岁月其滔】【人生其中】(现代文献工作者AU,单篇完)


同系列小段子:【种草记】 【识字记】 【搬家记】【过节记】 【过节后记】  【脱酸记】  【生病二记】  【吃瓜记】  【吃瓜后记】  【出差记】 【隔墙记】  【逾墙记】  【小别记】  【嚼冰记】  【嚼冰后记】  【避暑记




 【现代AU 年光随处满】【[现代AU][楼诚]桃李正酣酣】(现代教师AU,完)




  【资料:关于伪装者中飞机航线的问题




非正剧向:




    【莫轻岁月】(玄幻修仙背景,单篇完)




    [伪装者×北平无战事][奇幻架空] 好想把小方端走  


   (楼诚有CP,诚韦、敖韦兄弟向)


                                                


   十一    十二     十三


    番外、哥哥和哥哥在睡觉    番外、做不做人都要诚实     


   番外、客从远方来               番外、明家语文课


   番外、哥哥的奖励               番外、明家早餐


   番外、当时年纪小              番外、客至        


   番外、月中眠(上) (中) (下)


    


    现代AU【特工M先生】系列  (短篇集,完)


     特工先生的约会    特工先生的浪漫    特工先生的惊喜    特工先生的烦恼


     特工先生的情调    特工先生的疏忽    特工先生的婚礼

deku是世界的珍宝:

不行了,我一定要和你们分享一下


明天有一个女孩子做手术,签手术知情同意书,需要家属签名,来的也是一个女孩子,两个人有点拘束。


我:在这里写你们的关系,是姐妹吗?


女生(超小声):......是爱人。


我(呆):......师,师兄,这个这个怎么写啊?


师兄:没结婚就写朋友。


女生(声音大了点):结了婚了,在美国结的,(又突然小声)就是可能在大陆这边不承认。


我:......那怎么写啊?


师兄(十分自然):那就写配偶啊。


师兄(坦然):又不是只有大陆承认的配偶才叫配偶,地球上每一个国家承认的配偶都叫配偶啊。


师兄(指着关系这一栏):签吧,写配偶。


最后那个女生写“配偶”两个字的时候手都在抖,眼睛也红了。








这是我下班之前谈的最后一个术前。


我靠!给师兄爆灯!

deku是世界的珍宝:

不行了,我一定要和你们分享一下


明天有一个女孩子做手术,签手术知情同意书,需要家属签名,来的也是一个女孩子,两个人有点拘束。


我:在这里写你们的关系,是姐妹吗?


女生(超小声):......是爱人。


我(呆):......师,师兄,这个这个怎么写啊?


师兄:没结婚就写朋友。


女生(声音大了点):结了婚了,在美国结的,(又突然小声)就是可能在大陆这边不承认。


我:......那怎么写啊?


师兄(十分自然):那就写配偶啊。


师兄(坦然):又不是只有大陆承认的配偶才叫配偶,地球上每一个国家承认的配偶都叫配偶啊。


师兄(指着关系这一栏):签吧,写配偶。


最后那个女生写“配偶”两个字的时候手都在抖,眼睛也红了。








这是我下班之前谈的最后一个术前。


我靠!给师兄爆灯!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凌赵/谭李】两个医生的同居史【三十】

红烧白月光:

“谭总做生意所向披靡,对上小李警官,怎么就不能少动点肝火,多用点脑子呢?”




======前文分割线======




凌远吓出一身冷汗,仿佛看见成捆的五千万插上翅膀就要飞,连忙瞪了一眼小赵医生:“启平!”


“干嘛干嘛,眼瞪那么大。”赵启平双手一插口袋,不甘示弱地瞪回去:“谭总你自己想想,假如你是李警官,天天有个人在你耳边念叨受伤了就回家吧别干啦我养你,你会怎么想?”


谭宗明微微蹙起眉头,沉吟半晌道:“我会觉得……他看不起我,也不够尊重我。”


赵启平斜着眼睛横了一眼凌远:“对嘛,像谭总这么聪明的人,这点道理一想就明白。局外人知道这是关心则乱,可李警官会怎么想?您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关怀对您关心的所有人都是无差别播撒的,李警官怎么能确定他在您心中是不同的?话又说回来了,您自己到底清不清楚,你到底喜欢他哪儿?”


“……我……”谭大鳄少见地语塞了一下,长吐一口气道:“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不过,爱情这东西,不就是毫无道理的吗。”


赵启平默默翻了个白眼:“存在即合理,谭总。道理总是会有的,不要被这种少女杂志式的言论蛊惑。”


凌远不动声色的偏过头去,努力憋笑。谭宗明被呛得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好吧,这个问题我要好好思考一下。”他眨了眨眼睛,看着凌院长露出友善的微笑:“那我倒好奇了,凌院长心里,赵主任有何过人之处呢?”


卧槽!赵启平的微笑僵在脸上,个老狐狸!这还玩起声东击西围点打援围魏救赵了是伐!


凌院长淡定微笑,实力炫妻:“我们启平聪明能干读书又多,形象气质都是超一流的。院里是业务精英,家里……不可描述,反正我喜欢他的地方真是三天三夜都数不完。”


………………


赵启平臊得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嵌进墙里,谭宗明觉得胸闷气短有点想吐,眼皮跳了两下:“凌院长真是……坦诚。”


凌远眼角笑出三道褶:“谭总谬赞,谬赞。”


赵启平翻着白眼在一旁装死:越老越不要脸。


 




两位一把手开始坐下来谈合作细节,赵启平听得无聊,自己随便在博物馆里乱转起来,顺便在脑海中规划一下哪儿设放射科哪儿搞个儿童专区,三楼当真是除了墙什么都没有,赵启平转了一圈就往楼下走。


楼下的工人还在搬东西,其实这博物馆原先连展示柜什么的都设好的,看来谭总真是大方,为了赞助他们杏林分部,费了不少心思。赵启平从高高的楼梯上下到一楼大厅,楼梯两侧东西翼各有一个大展厅,赵启平摸着下巴感觉这可以分割成八到十个诊室,再搞两个VIP中P级别的豪华门诊,不由进门往里走了两步,想看看结构。


展厅有一些硬隔断,赵启平伸手敲了敲,是空心假墙。贴着墙放的展柜已经空了,展品被集中编号放到一个两米来高的分层收集箱里,赵启平瞄了一眼,这一批好像都是小件的器物,有一双穿得破破烂烂的皮拖鞋,一架看起来修补过很多次的金丝眼镜,一把十分精致漂亮的军刀。赵启平有一段时间喜欢收集刀和枪,不由得轻轻拎起那个装着军刀的袋子看。


“AKM军刺。”赵启平被惊得抬起头,一个带着眼镜,瘦瘦高高的老头从里间走过来。他说话口音奇怪,赵启平在上海长大,听出这口音像是苏白混杂着京腔,“伊热夫斯克兵工厂生产,真正的苏联绝品。”


赵启平麻溜儿地把那袋子放了回去:“啊,我我我不是这儿的,我就是……欣赏一下。”


那老人头发胡子都修剪得很利落,这深秋的天儿里穿件中式黑绸对襟褂子,手里盘着俩核桃,胸口处还吊着一截怀表链。小赵医生有点恍惚——这打扮,这是来拍电影的?


老人身姿挺拔,肩平腰直,声音却是温和:“先生是好眼力。有没有兴趣再看看其他的?”


看看又不要钱……赵启平的喉结滑动了一下:“不打扰的话就太好了。”


 




这栋博物馆馆藏原先的主人们经历肯定十分曲折,赵启平如是想。


他们曾穿得起精致的小羊皮拖鞋,但却一直穿到破破烂烂的程度,烂掉的地方还沾了洗不掉的红泥;他们曾收集各种各样的军刀军刺,可他们连一套军服,一枚军功章都没有;他们还有个松木的画箱,放着颜料画笔和捆扎好的画布,可所有藏品里,一幅画都找不到。


赵启平好奇:“这座博物馆到底是纪念什么人的?刚刚谭总说,是接济过他们家的那对表叔婶?”


“是那两位的遗愿,但纪念的另有其人。”老人的声音很是清朗,看着赵启平笑得和煦:“谭先生母亲家祖上姓明,宗明这个名字,也有归宗明家的意思。”


“明家?”赵启平挑了挑眉毛,眼球微微往上翻了翻:“做什么的?”


上个世纪的上海滩风云际会,几经起落,数朝天子间,多少家族显赫一时又登高跌重。明家,历史书上没讲过,赵启平当然不知道。


“谭先生的外公明老先生是当年的沪上巨贾,做大了祖业的香水生意。老先生的叔父一家被对头暗害,好在长女争气,硬是一个人把家重新撑了起来,还一手带大了三个弟弟。”


“哦……”赵启平摸摸脸颊,偷偷往楼上瞟了一眼,山头上的貉们还在谈笑风生。他把眼神收回来,随口问了句:“那……后来呢?”


老先生笑笑:“你跟我来。”


 




两只貉从楼上勾肩搭背地下来的时候,赵启平正等在楼梯口。


凌远远远地看他表情有些失神,又莫名地有些肃穆,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启平?”


赵启平回过神来,掩饰般咳嗽了一声,转向谭宗明:“谭总。”


谭宗明也看出他神色有异,微微点了下头:“请说。”


“您看过这博物馆的藏品吗?”


谭宗明摇摇头:“这是外叔公的遗愿,表舅来转达的。所有事都是他在安排,我只是投了钱。”


赵启平的表情更加古怪,有点欣慰又有点悲伤地轻声道:“我觉得您,应该看一看。”


 


一楼的展厅被软硬隔断分割成整齐又琐碎的空间,凌远和谭宗明跟着赵启平,拐来拐去,像是在绕一个庞大而空旷的记忆迷宫。


迷宫的尽头是展厅的最深处,附近其他展柜已经被拆卸搬走了,两扇孤零零的门,黑漆漆地立在尽头,顶天立地,讳莫如深。


那个清癯的老者正站在门边,手中的核桃揉得不疾不徐:“来啦。”


“舅舅?”谭宗明上前一步,“这大冷天的,您还亲自跑一趟。”


老人颔首:“最后一批东西,我答应过先人,无论到哪儿,必须要亲自守着。”


一时间凌远看谭宗明,谭宗明看赵启平,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间,赵启平上前一大步,奋力推开了门。




房间不大,满目琳琅。




一千九百一十三件。


青瓷。






======下集预告======




“保重自己,盼重聚有期。”




=====分割线=====




【仙喵指路】主页目录click here





那啥,抱歉占tag求问,这个“听雨荷花爱猫猫的妈妈”是谁呀。。有大大知道么?_(:з」∠)_